当前位置:: 首页 > 读者活动 > 读者访谈
书天堂——“百名读者访谈录”60
信息来源:图书馆报 发布日期:2017-10-24   | |

□乔真
访谈者:东莞图书馆采编部馆员
被访谈者:王艳君,“80后”
访谈时间:2017年8月

乔:艳君,你读电子书多还是纸本书多?你在选择什么书适宜看电子版、什么书适宜看纸质版时有标准吗?

王:在我来说差不多吧。关于电子书和纸本书的选择,我基本上是不分的,有什么看什么,有个时间段的问题。以前是在移动的状态下,如上下班路上、外出时看电子书多,毕竟携带方便,其他时候还是读纸质书多。后来我有了一台Kindle,基本都在看电子书了,除非找不到电子书,我才去费神借书或买书。毕竟现在电子读物获取太方便了,想看哪本,直接下载或推送。

乔:你在图书馆少儿部工作了多年,觉得一个从童年就开始培养阅读习惯的小孩与不读书的孩子有什么不同?你女儿从多大开始接触书本?

王:在图书馆少儿部工作了9年,从某一方面说,可以算是陪着很多读书的小孩成长了9年,这方面的感触还是挺深的,加上我本身喜欢和人交流,和很多家长在这方面有过沟通。一个小孩是不是读书,他/她的世界是不一样的:首先是孩子多了一条理解这个世界的通道,口传、身授当然是好,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局限性,知识是无限的,你不可能告诉孩子所有的事,读书就是慢慢地告诉他/她,还有其他很多方式去了解不同的事、不同的观点。其次就是对性格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一个爱看书的孩子,很少有“没耐性、无法集中注意力”这样的问题,因为沉浸在一本喜爱的书中,能够养成坚持的习惯。第三就是理解力和表达力一定会胜于不读书的孩子,读书让他/她的眼界变宽了,在表达的时候,很多潜移默化的东西自然而然就用上了。

我女儿从五六个月时开始接触图画书,可能因为父母影响的原因。但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讲,人的眼睛在1岁左右才能长好,五六个月的时候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图形。我那时候自己看书,她就在我旁边咿咿呀呀似有所语,于是我就找了一些黑白、彩色的图册给她看。当时她很喜欢几米的《月亮不见了》,因为有一个橙黄色的月亮到处滚来滚去,她的眼睛也会追着看,很有意思。

乔:平常你读书有计划吗?比如:一年读多少本书?哪季度读哪方面的书?还是信手拈来,想读什么就读什么?

王:平时读书没什么计划,也没选择标准,完全是兴之所至。不过总体来说,小说、传记、记述世界各地民俗风情的书,还有心理学方面的书,我最喜欢读。但有时候也会关注一下流行文学,有些“烂书”也拿来看看,以了解一下作者心理和读者心理,分析分析也是蛮有意思的一件事。

乔:平常选书会通过哪些途径参考?微博、微信、网站图书排行榜、报刊图书推荐、新闻?

王:对,这些都会看一下,尤其是各种网站的图书排行榜,我会认真读一下。亚马逊和豆瓣,以及国内比较牛的几个图书馆的排行榜是我最喜欢的,比如国图、杭州图书馆、上海图书馆。

乔:你考了心理咨询师的初级证书,那么你关注过图书馆阅读治疗吗?

王:阅读治疗听说过也很赞同,不知道加上“图书馆”是不是就更强调了场所的作用。其实阅读一向是可以治疗疾病的,这在生物学上是有根据的。人在读书看报看电视摄取到新知识的时候,大脑会产生一种叫“神经肽”的化学物质,这种物质可以提高人的免疫力,使人的身体变得更轻松,从而自信心增强,思维更容易拓展。

乔:你设想的图书馆是怎样的?

王:我设想啊,博尔赫斯不是说嘛,“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我心中的图书馆,就是东莞图书馆的模样。我们身在此山中,当然总是以图书馆为中心来讨论这个问题。其实我常常喜欢换位思考,那就是:读者想要的是怎样的一个图书馆?很多时候,一些以前图书馆的常客后来不来了,我都会了解一下是什么让读者得不到满足。我们通常想的都是文献存量啊、服务内容啊等等很“重要”的问题,其实问的结果不一定是我们猜想的那样。举个例子来说,儿童天地”人流量减少了,我们都觉得和书少了、书旧了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实际上有好几个父母告诉我他们不再来的原因是“空气太差了”。因此我设想的图书馆,应该是在东莞图书馆目前已经做得很好的基础上,再人性化一些,专业名词叫“个性化服务”,更关注需求方,提升读者的体验。

乔:你说得很好,的确,读者是千变万化的,图书馆的场所是固定的,资源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相对固定的。喜欢人多、爱参与活动的人,不会嫌弃图书馆的书的旧与新。不会找书的读者,图书馆可以定期培养他们初步检索文献的能力。图书馆需要做的事情和必要的业务,永远伴随着读者需求的变化而变化。

东莞图书馆
Copyright 2003-2017 东莞图书馆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鸿福路南侧中心广场内 咨询电话:0769-22834144 粤ICP备140074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