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读者活动 > 读者访谈
图书馆陪伴着我的成长——“百名读者访谈录”之50
信息来源:图书馆报 发布日期:2017-08-29   | |
□乔真
访谈者:东莞图书馆采编部馆员
被访谈者:卢晓彤,“90后”
访谈时间:2017年6月 

乔:小彤,记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你爱上学习的?在攻读学业之外,你的课外阅读广泛吗?

卢:“爱上学习”,在读书时期我应该没有到达这个阶段。对于我来说上学读书更多的是责任,是步入社会前必须经历的阶段。如果要在读书时期选一个自己学得比较开心、有成就感的阶段,那就应该是初中。可能是青春期荷尔蒙的影响,也可能是因为还没感受到升学的压力,初中时上课、学习、写作业都觉得是有趣的,不那么枯燥无味。在攻读学业之外,我的课外阅读不算广泛,喜欢阅读校图书阅览室的各类型杂志、图书馆的国内外著名小说,当然少不了青春期喜欢的言情小说。

乔:你的同龄朋友们现在是读纸本书多还是电子书多?刚从学校出来,初入社会,有时间读书吗?

卢:以前在电子书、平板电脑还没流行的时候基本都是阅读纸本书,现在特别是最近三四年开始,朋友们都喜欢读电子书。但是电子书在阅读感受上是不能与纸本书相比的,现在我更喜欢买纸本书阅读。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之后,基本没时间阅读。工作之后买的书都是为了积累工作技能而用的工具书,这样反而让我更渴望能够抽空读书,沉淀心灵。

乔:你曾经就读的北京大学图书馆馆藏丰富,在那里你收获了什么?有什么好书值得分享给爱读书的人?

卢:北京大学图书馆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读书的地方,在研究生阶段因为学习和工作安排较紧,不能很好地享受北大图书馆的馆藏,读的最多的还是与课程有关的书籍和电子文献。好书还是觉得挺多的,推荐两本既有意思也能引起思考的书:阿图·葛文德的《最好的告别》,高铭的《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乔:父母亲平时爱读书吗?

卢:家里面父亲、外祖父、祖父都是喜欢阅读的人。我在不识字的时候就经常看着柜子里的书籍,在读书识字以后也喜欢翻看父亲书柜中的小说,像《聊斋志异》《水浒传》《红楼梦》什么的。

乔:你觉得未来的图书馆可能会是什么样子的?

卢:未来的图书馆相比于传统的以藏书功能为主的图书馆,应该会更加倾向于数字化、网络化、服务多元化这几个方面。

(1)数字化。现在国内图书馆大部分都在做,把传统的纸本资源特别是比较珍贵、有价值的馆藏资源扫描成电子文件并备份。

(2)网络化。让人们能够更加便捷、低成本、实时地获取图书馆的资源,也能够吸引更多的年轻读者访问图书馆。

(3)服务多元化。是指图书馆在传统图书存储、借阅服务的基础上推出更多新形式的服务吸引读者,提高人们对阅读的兴趣,例如:为不同年龄段的读者举办形式多样的活动,在馆舍空间创造舒适休闲的阅读环境和交流环境,提供更多生活上或其他方面的信息咨询服务等。总的来说,就是能够提供更加便捷、低成本的多元化服务。

乔:的确是这样的。哈佛燕京图书馆的中文善本古籍特藏与中国国家图书馆协议共同开发,将在6年时间内,完成中文善本古籍4210种51889卷的数字化拍照。上海图书馆也在他们的网站上设立了“无碍数字图书馆”。东莞图书馆正在将东莞书屋中的地方文献资源进行数字扫描。目前,国内大型图书馆在网络化方面的书目查询已基本实现,文献资源的网络化提供方面还在逐渐实施过程中。
东莞图书馆
Copyright 2003-2017 东莞图书馆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鸿福路南侧中心广场内 咨询电话:0769-22834144 粤ICP备140074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