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读者活动 > 读者访谈
将VR应用到图书馆会怎么样——“百名读者访谈录”55
信息来源:图书馆报 发布日期:2017-08-29   | |
□乔真
访谈者:东莞图书馆采编部馆员
被访谈者:刘玉洁,“90后”
访谈时间:2017年7月下旬 

乔:玉洁,你好!你对读书这件事儿怎么看?你多大时第一次利用图书馆?现在还常常利用图书馆吗?

刘:您好!在我看来,读书的意义是非同寻常的。首先,我们通过读书可以增长才识、丰富阅历。其次,读书看似是件普普通通的小事,实际上却是件很神奇的事。读书愈多,我们对精神世界的感知就愈直观,愈善于解决内心的疑惑与矛盾。再次,读书可以将无知、粗鄙和激进的思想及观念从我们的头脑中驱逐出去,从而提升修养,砥砺人格。因此,虽然文本所依附的介质不断在变,我们还是应该坚持不懈地读书。

说起来有些遗憾,我直到大学才第一次真正接触并利用图书馆。从图书阅览、图书借阅到数据库的检索与利用,再到各类主题资源的利用,我对图书馆的利用从大学开始愈加深入。本硕阶段我学习的专业都是图书馆学,当我踏进图书馆,就感到一种由衷的归属感。工作之后我依然经常利用图书馆。一则缘于工作需要;二则缘于图书馆是本学科研究的重要途径和主要阵地;三则缘于对阅读的喜爱。当然,我十分坚决地主张我们利用图书馆是为了享受阅读。

乔:现在读纸本书的时间和电子书的时间,哪个更多?

刘:目前我阅读纸本书较多,它带给我们的阅读习惯与阅读文化是不易被替代的。更有人认为,书籍会释放出一种特殊的气味,这种气味使他们排斥嗅之无味的电子书刊。一家法国的网络出版商为了迎合读者这一需求,就曾发明过一种能散发书籍气味的贴纸来吸引读者订阅电子书刊。想来也是有趣,未来的图书出版商会不会在纸本书的味道上大做文章呢?

除了纸本书,我也会阅读电子书,或用Kindle,或用手机,毕竟电子书可以随时随地阅读,不拘泥于时间与地点。但由于阅读时总想在纸上勾勾划划,在这点上电子书还是不如纸本书来得直接方便。

乔:工作之余,你的个人阅读范围广吗?一般通过哪些途径来完成?

刘:我的阅读范围主要集中在文学、艺术、哲学、语言、心理及历史方面。工作之后,阅读的主题和目的都稍微发生了些变化,文学类作品似乎读得更多了。偶然中,我发觉少儿读物尤其是儿童绘本也是极富有乐趣的,绘本中描绘了许多对我们来说习以为常的想法和行为,但却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温情的方式勾起我幼时有趣的回忆。通常我会根据各个图书馆的新书推荐与专题推荐,名人推荐书单以及各类获奖书单,再结合自己的兴趣特点,选择自己想要购买或者借阅的书。

乔:你有自己的阅读计划吗?最近读了哪些好书?

刘:几乎没有阅读计划,只会在数量上稍作要求,比如,一年内我要求自己阅读80本书。而在这些书中,有的只是阅读其中一部分或某一章节,有的只是粗知其梗概,只有少部分书才会去精读、反复地读。最近读了《书籍的秩序》,它是“书史译丛”之一,该译丛还包括《工具书的诞生》《图书馆的故事》《书史导论》《莎士比亚与书》等,分别从各自的维度去探寻书籍发展及变革的历史脉络。

乔:你每天都有阅读习惯吗?一般每周利用多少时间阅读?

刘:几乎每天都会看书,在工作日的碎片时间里,大多会阅读一些短文杂谈,时间大概为一小时。文学是我最喜欢的书籍类型,阅读这些文字似乎有一种能让人安静下来的魔力,因此有时我会盯着书本反复琢磨一句话、一段话,遇到精妙绝伦或是直击人心的语句会写入读书笔记里。周末的大块时间里我会看一些教育类、文化史类以及心理类书籍,时间在1小时左右。

乔:你想象中的图书馆是什么样的?

刘:既然是想象中的图书馆,那我就大胆地想象一番:如果将VR技术应用到图书与图书馆中,该是什么样的景象呢?事实证明,VR技术已经在开拓其在这一领域的可能性。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的实体书店“阅读隧道”于2016年底揭牌,该书店二楼的“VR图书展示厅”就是VR技术应用的雏形。在这个图书展示厅中,读者可以通过VR设备进入一个虚拟的书店,并在其中实现选书、看书甚至买书的操作。撇开现实因素不谈,在未来我期待VR技术或是更先进的技术能够应用到图书馆,让读者真正“走入”书中情境,与书中的人、物进行交流与互动,真正实现“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的结合。
东莞图书馆
Copyright 2003-2018 东莞图书馆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鸿福路南侧中心广场内 咨询电话:0769-22834144 粤ICP备140074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