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读者活动 > 读者访谈
书籍,照亮心灵——“百名读者访谈录”53
信息来源:图书馆报 发布日期:2017-08-29   | |
□乔真
访谈者:东莞图书馆采编部馆员
被访谈者:东莞监狱服刑读者梁子乐
访谈时间:2017年7月上旬 

乔:在你享受自由时,读书对于你重要吗?触犯法律后,来到东莞监狱,东莞图书馆为你们提供专门的阅读服务,你从中获益多么?一年两次图书流动车的到来,你每次能够借几本书?除了图书馆为你提供的图书之外,你还能从其他途径获得图书吗?

梁:读书对我很重要,在书中我能够找到所需要的情感、安慰、法律知识等。

我基本上在图书流动车上没有借到书,唯一获得图书的途径是:监狱组织的买书活动。但现在一年多没有此项活动了。

乔:在狱中每天都有时间看书吗?狱中有读书小组分享阅读吗?读书后常写读书笔记吗?

梁:基本没时间看书。自学考试的复习也是挤时间完成的,学习效果很不好,经常买不到教材。

狱中没有读书小组,强烈建议每个监区组织起来,这是多读书、读好书、好读书的一个很好契机。能够建立良好完善的读书制度,又不与监规纪律相冲突,此乃大善举,望相关领导重视。

读书后我会写心得,做笔记,这是我的习惯。作为通讯员,我还能坚持不辍地写稿,让文字充实和洗涤我的心灵。

乔:读书对于你反思自己曾经犯过的错帮助大吗?你现在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有改变吗?

梁:读书对我的反思有很大帮助,至少现在我会静下心来研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过去在自由时,依赖律师,认为法律只是规则制定者控制的公器,更妄想成为规则的制定者。这是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转变。准确地说,是监狱让我读了好书。可惜这种机会太少太少,时间与空间都太狭窄。

乔:你的刑期有一个完整的读书计划吗?你设想过刑满出狱后坐在明亮的图书馆阅览室,自由阅读吗?

梁:刑期里我有一个完整的读书计划:

1.研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

2.重拾《牛津词典》,并将已忘记的词汇重新捡回来;

3.对计算机操作系统领域的读物进行筛选,找到一个切入点,完成在外面未完成的研究,创立一种全新的计算机语言。

可惜在这里估计只能完成前两项,后一项受客观条件的严格限制,只能在重获自由后完成了。

阅读本身就是生命中的一部分。曾几何时,工作之余,我还是一名网络自由撰稿人,社评、政论、心理分析、散文、小说我都写。之前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我很少泡图书馆的阅览室,已习惯电子阅读,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从书本中获取知识与陶冶性情。获刑前,我公司是华南地区高校数据联盟的一个主要终端,服务器可以提供全国高校图书馆的电子文献备份。

乔:书,是现实中的一缕阳光。你怎么理解这句话?为什么?

梁:当我细心地一页页翻阅图书时,我发现本属于混沌阴暗的心灵会慢慢变亮。因此,我衷心希望监狱领导能充分重视我们服刑人员这份渴望光明的心,广开我们的阅读之门,在监规纪律的有效监管下,尽量创造一个相对开放的读书学习环境,让我们本已昏沉、黯淡的心重获光明。在此,郑重地:谢谢你们!

乔:你对图书馆有哪些期望?

梁:希望监狱和图书馆每年组织几次买书活动,让我们能够买到自己喜欢的书籍。特别想买书。
东莞图书馆
Copyright 2003-2018 东莞图书馆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鸿福路南侧中心广场内 咨询电话:0769-22834144 粤ICP备140074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