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读者活动 > 读者访谈
阅读是一种生命能量的输入——“百名读者访谈录”之49
信息来源:图书馆报 发布日期:2017-08-29   | |

□乔真
访谈者:东莞图书馆采编部馆员
被访谈者:殷剑冰,1989年生
访谈时间:2017年6月

乔:剑冰,你好!为什么在众多的专业选择中,你的研究生专业选择了图书馆学信息管理专业?你对图书馆有什么特殊的情结吗?

殷:研究生阶段选择念图书馆学,其实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我本科英语专业,受家庭的影响,考研选择了华中科技大学医学情报学专业,最后是机缘巧合调剂进入了华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学专业。当时想能有书读,已然是幸福的了,并未考虑太多未来的选择。毕竟身边很多同学毕业后,都没有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对于图书馆倒没有特殊的情结,而是对书本有爱好。喜欢阳光的午后,清茶与书页的陪伴,或者冷雨夜里,暖灯和诗歌的搭配。而图书馆里正好有我喜欢的书,于是来这里工作,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乔:现在业余时间,你每周利用多少时间读自己喜欢的书?

殷:现在的业余时间比较少,诗歌会每天中午休息之前读几篇,有好的字句和灵感,我会记录下来。我喜欢诗歌带给我对世界另一种角度去解读的奇妙。现在白天忙于工作,晚上忙于业余事务,能安静看书,已然是比较奢侈的享受。

乔:图书馆阅读在你的成长历程中重要吗?

殷:阅读一本书,相当于和作者对话。读书的过程中,也会思考自己的过去和未来。所以,阅读在我的成长历程里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非常印象深刻的是张德芬的《遇见未知的自己》这本书,在我考研等待分数的那段日子里给了我很好的心理疏导和启发。一直心有所念,在研究生毕业论文的选题方面,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王波老师的“阅读疗法”。阅读行为伴随着我一直走到今天,它是一个可以让我不断保持输入和输出的方式,保持我体内流淌着鲜活的血液,让我在迷惘中总能找到前进的灯塔。

乔:你认为阅读对人的影响大吗?你在阅读方面得到了哪些启示?

殷:近来看了开心麻花的《驴得水》,五味陈杂。里头的铜匠正是因为学习了校长送给他的书,从一个愚昧的铜匠变身成为一个了解世事人情的激愤的人。总之,他是开化了,但并未摆脱愚昧的烙印,在他面对自己的老婆和张一曼的矛盾时,处理得非常不妥。所以能看出我的观点:阅读对于一个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阅读让人看到新的事物,了解新的世界,明白不曾懂得的道理,从而获得思维价值的提升。如能将阅读所获内化为自己的力量,即可产出更多有益的社会能量。谈不上是启示吧,我一直处于在阅读中被启示的状态。

乔:平常和同学、朋友在一起时,大家议论有关读书方面的事吗?

殷:偶尔会提及,会将书里的道理和实际案例结合去探讨。在浮躁的社会里,如果只谈读书,受众会比较少。再者,每个人兴趣爱好不同,阅读领域百花齐放,因此我尊重个体阅读。群体阅读有点跟风的状态,好像大家都在看什么,我也要去看看。我觉得阅读是个人行为,自己缺乏什么,自己最清楚。

乔:读书与不读书,你个人怎么看?

殷:这个问题提得有点奇怪啊。读书不是一个强制性的事情,所以读与不读,书都在那里。或者我们将“读书”泛化为学习,这样理解起来会轻松一点。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学习,读人、读事、读表情、读语气、读新闻、读实事、读他人、读自己。只要眼在看,大脑在思考,就已经是进入了一个“读书”的状态。

乔:你认为什么样的图书馆是好图书馆?

殷: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知乎”上应该有很多大家的期盼。我一直认为,图书馆作为一个社会公益机构,它的定位应该是——不产生短期的经济价值,而是产出长期的社会效益。所以,一个图书馆好不好,我个人认为衡量标准不在于其藏书量大不大、装修设计现代不现代、工作人员的专业服务优质不优质。好的事物需要用恒久的时间作为丈量底线,如能纵观历史,一个图书馆的出现能改变一个地区人们对于文化的态度,提升那个地区人民的生活幸福指数,创造长久而优异的社会效益,这就是一个好图书馆。

东莞图书馆
Copyright 2003-2018 东莞图书馆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鸿福路南侧中心广场内 咨询电话:0769-22834144 粤ICP备14007435号